变得多疑、敏感

2018-10-29 02:30

这一照顾,就是27个春夏的点滴坚持,9000多个日子的不离不弃,李绍光悉心照顾毫无血缘的瘫痪保姆的故事深深感动了周围邻里,大家纷纷称赞李绍光为中国好雇主。(记者 文 陈英 图 任君)

当天,记者本想通过电话联系李绍光的女儿,但被他婉言拒绝了,他说:女儿平时工作很忙,但每月都会来看我们两个老人,王婆婆需要什么东西也会满足她。

摔倒后,我的身体大不如前,女儿准备把我接到她家居住,但想到我走了王婆婆没有人照看,没人陪她说话,最后就拒绝了女儿的好意。李绍光说,因为多次跟王婆婆商量送她去敬老院,但是她死活都不同意去,我理解她,住这里这么多年有感情了,只要一提到就伤心激动,后来也没再提过了。

1993年,李绍光为了能够有足够的钱负担王顺先的医药费以及两个人的日常开销,他萌生了打工挣钱的念头,但这个想法被女儿李敬林极力反对:父亲已经69岁,加之一直患有腿疾,打工太辛苦了。但女儿拗不过李绍光,在他再三要求下,女儿托人帮他谋得了一份照守仓库的差事,每天工作12个小时,工资每月100元。那时,李绍光打工的地方还没通公交车,于是他每天下午5点照顾王顺先吃过晚饭后,便先搭乘公交车,再步行1个小时上班。直到1999年,年逾古稀的李绍光才停下工作,通过申请低保,保障他们两人生活。

同时,久卧病床使得王顺先脾气越来越差,变得多疑、敏感,经常焦躁不安。每当这时,李绍光总是安慰自己:王婆婆腿脚行动不便,几十年都没有下楼,只在小屋子里活动,脾气差是难免的,我们不要和她计较。

其实,李绍光老人坚持27年照顾无亲无故保姆的善举,社区很多人都知晓和理解,也很佩服,他就是正能量的传递者,社区居民的好榜样。大溪沟街道华福巷社区鱼主任说,因乐于助人,他去年7月份的时候还上过中国好人榜。现在老人上年纪了,社区周围亲朋邻里知道了老人家有事需要帮忙,也都会主动伸出援手,携手接力这份爱心善举,帮助李绍光照顾一起王顺先。

两三年前,每次王顺先想下床活动就需要李绍光将两个方凳摆到床边,然后扶着她下床,王顺先坐到一个方凳上,稳定后再用双手抓起另外一个方凳,用臂力让整个身子移过去,随即再抓起另外一个方凳王顺先的行走,只能靠着这一前一后挪移,主卧到客厅距离不足5米,她需要近1分钟,从始至终,李绍光都要在她身旁照顾着、保护着,嘴里还不停叮嘱小心。

马立在李爷爷家做了3年保姆,她说:李爷爷的女儿也是在他的坚持与善良感染下,请来了保姆,他女儿还要求保姆像照顾父亲一样照料好王婆婆,从不区别对待。

我老伴生前曾饱受病痛折磨,对于王顺先的境遇,我感同身受。李绍光说,既然当初决定照顾王顺先,那么只要自己还能动,哪怕生活困难重重、哪怕自己步履蹒跚,也依然会坚守承诺,不放弃对王顺先的照顾。之所以坚持一直不把王顺先推给社区,是因为这些年日子越过越好,都靠政策好,不能再给政府添麻烦了。

同时,街坊邻里也常常来到李绍光家中,或是端来可口的菜肴,或是帮助修理家电,为李绍光减轻了不少负担,但王顺先的日常生活起居仍需要李绍光照料。不幸的是,2012年的一天,当时80多岁的李绍光在一次外出买菜时不慎摔倒,从此,他的腿脚就变得不如过去那样灵活,这位年迈的雇主再也无法独自照料王顺先了。

李绍光说:生活的重担远不止经济拮据这么简单,随着患病时间的增加,王顺先腿部肌肉开始严重萎缩,大腿还不及成人手臂粗,照料她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时候我的退休工资并不高,若要负担两个人的生活和王顺先的药费,每月就显得捉襟见肘。李绍光回忆说,王顺先没有其他经济来源。

2010年,李绍光所在的大溪沟街道工作人员在一次走访中得知了李绍光老人的助人为乐事迹,街道工作人员立即联合社区志愿者,不仅安排了志愿者奉光明、专职社工邓履英专门照料王婆婆,为老人买菜、做家务,陪老人聊天,还每月会送给王婆婆价值260元的爱心券,供老人在社区爱心机构购买餐食、理发。

谈及李家人对自己的照顾,王顺先十分感动。李绍先和他女儿一家人对我都很好,把我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当亲人看待,让我晚年有亲人相伴。如果没有他们,我也不可能活到90多岁,心里很感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