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大量支援

2018-10-03 02:45

柳岩:吴静这个角色是师徒四人中唯一的女性,她是一个很泼辣憨直的女性角色,非常惹人怜爱,也很有个性。在演绎这个角色的时候,王宝强导演让我做了很多肢体的喜剧表演,这是我以前没有尝试过的。

柳岩:当时我可以一天喝30多瓶绿豆沙还不上厕所!不过我戏份比较少,真正遭罪就那么几天,跟导演他们没有可比性。我跟小岳岳互相追逐的戏拍了一天,那是生平第一次真正看到热浪,感觉自己快要倒下了,热到连呼吸都懒得呼吸,想做石头人。不过宝强导演在这种天气下还要拍打戏、生吃辣椒,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有多惨。

广州日报:之前“数字小姐”的事情影响很大,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广州日报:作为圈内知名的“拼命三娘”,你对自己去年的成绩满意吗?2017年有什么工作计划?

柳岩:首先我的台词绝对不会掉链子。我觉得如果边演边背边说,而不是光看台词本死记硬背,更容易记住台词,算是我的一个小经验。

柳岩:吴静有当花瓶的责任,但不是全部。她有很泼辣憨直的一面,就像身边的女孩子一样。其实演这个角色没有花费很多精力,我自己也没有过多的演绎,保留了我本色的一面。不过对于花瓶这种说法我不是很赞同。

广州日报:在印度拍戏特别辛苦,王宝强说他每天都给大家开会打鸡血,你是怎么度过那段时间的?

柳岩:有一段时间我们在棚里拍戏,当时北京的天气很闷热,我全身都起了疹子,耳朵发炎,真是又痒又痛又累。导演还要求拍20多遍,我都快崩溃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求拍这么多遍,直到最后王宝强说,这是我的角色最重要的一场戏,必须要拍好。听完我很感动,演员只有演好戏才能抓住观众,他是为了我好,虽然拍到失去知觉,但在导演的支持下还是完成得很漂亮。

柳岩:拼这个字在我的字典里一直存在,我不敢松懈,视机会如生命,我不想放弃,除非身体受不了否则一定会一直死扛。有时候工作减量,是为了保证质量。薛之谦打着吊瓶还要去参加活动的时候,我觉得好惨。但是付出的多,获得的也更多,这是公平的。

柳岩:这些年我的价值观发生了很多改变,以前我认为,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现在我就是不想当将军,反而越来越享受只是当一个演员的工作状态。我也许雄心勃勃,也许平淡如水,但我更注重自己内心的感受和演员的本分。

柳岩:坦白说,我对自己2016年的成绩不太满意,因为我的代表作还没出现,期待以后大家能叫我戏里的名字。我身上的个人标签太重了,我觉得还是缺作品,这是一个事实。2017年,希望能有一部自己的代表作吧。

柳岩:希望有生之年不会碰到这样的演员,我觉得在演艺行业不背台词,用数字来充台词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我演了挺多戏的,只有《少帅》是为了效果更好,用的不是我的原声。我觉得演员一定要自己说台词,也一定要说好台词。

柳岩:他作为导演,实在是太称职了,让人惊喜连连。他不会让人有任何疑惑,质疑他能否当导演。毕竟很多初次导戏的人,难免会战战兢兢,摸着石头过河,需要大量支援,比如请监制,但王宝强完全没有这样做,每场戏怎么拍他都了如指掌,hold住全场,很有魄力,他是非常有天分的导演。